第2432章舍得的深义

小说:疯狂农民工 作者:弹剑吟诗啸 我要报错
    马艳听夏建这么说,她故意撒着娇说道:“我说儿子就是儿子,怎么,你不乐意了?”

    “呵!你说我能乐意的起来吗?三个儿子啊!这在我们农村来说,要盖三院房,娶三个媳妇,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吗?”

    夏建故意和马艳开着玩笑。

    马艳轻轻的打了一下夏建说:“看你的这点出息,生三个儿子就一定要窝在西坪村啊!你就不能让他们好好的学习,将来出去混世界,再不济跟着你混也行啊!”

    马艳的话音刚刚落下,夏建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忙掏出来一看,电话是胡慧茹打过来的,夏建心里不由得一惊。要知道,胡慧茹为了招标的事,好多天都不和他联系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真是被关婷娜说准了?

    夏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通了电话:“喂!胡慧啊!好久没有联系了,你现在打电话过来,不是请我喝酒吧!那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吃过了,人在西坪村”

    “夏建!你这是跟我打马虎眼是吧!你少扯没有用的,如果还想跟我合作,马上赶到我住的酒店来,我在急事和你商量,不来也可以,但你要想清楚了”

    胡慧茹依然是那么的霸道,她说完这些话,便把电话从她哪边挂了。

    夏建手里拿着电话,一时间愣在了哪里。你说他好多天了没有回来,这刚一回来陪老婆散个步,人家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而且听胡慧茹的这口气,就极其的不友善,她可是直呼夏建的名字。

    看着夏建有点难为的样子,一旁的马艳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非常大度的说:“你把我送回家里,然后忙你的去吧!”

    “对不起了,这是一个大客户,还真有点不敢怠慢,你就多担待一点,等有机会了,我多陪陪你”

    夏建一脸的歉意,可这事他还真不敢耽搁,万一是胡慧茹找他谈转让她们在平都市的几个项目的事,如果错过了,那他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马艳呵呵一笑说:“得了吧!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赶紧送我回去吧!”

    就这样,夏建把马艳送回了房间,然后偷偷的溜了出来,跑到村口,开上车直奔平都市。

    胡慧茹住的酒店夏建知道。这女人挺会享受,她一来平都市,一直就住在这儿。这酒店在整个平都市来说,算得上最好的酒店。

    夏建把车停在了酒店的门口,便有服务员过来给他泊车。夏建把车钥匙一留,人便进了电梯。

    刚敲了两下,胡慧茹便打开了房门。这女人穿着一身好看的睡衣,站在站里面轻声说道:“进来吧!”

    夏建犹豫了一下,便走了进去。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见胡慧茹穿睡衣见她了。用胡慧茹自己的话说,穿着睡衣舒服。

    房内的茶几上,摆了几道好菜,另外还放了两瓶红酒。夏建回头看了一眼胡慧茹说:“我吃过了,而且我是开车过来的,所以这酒更是不能喝”

    胡慧茹没有说话,而是拉着夏建坐在了沙发上。她这才淡淡一笑说:“多大的事啊!喝了酒不开行不?就你哪破车,送别人也没有人要”

    胡慧茹说着,便有夏建的面前坐了下来。夏建抬头看了一眼胡慧茹,呵呵一笑说道:“几天不见,胡总可是憔悴了不少。这钱可挣不完,你得注意自己的身体”

    “别说没用的,咱们还是先喝酒吧!”

    胡慧茹说着,便自己动手,打开了红酒瓶,然后给她和夏建,各倒了一杯红酒。这女人二话不说,举起酒杯先喝了一口。

    夏建看了一眼胡慧茹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的话就说出来吧!这样憋着有点难受”

    胡慧茹呵呵一笑说:“我能有什么心事,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来!再喝一杯”胡慧茹说着,又给她倒了一杯。

    夏建一看,这女人今晚的样子就是卖醉。这可不行,胡慧茹真要是喝醉了,那他可就不好办了。

    “胡总!这酒可不能这么喝。你两下喝着躺下了,我一个人喝着还有意思吗?如果你真要喝,那也不是不可以。先吃点菜,完了咱们一边聊天,一边慢慢的喝,好不好?”

    夏建耐着性子,伸手夺下了胡慧茹手中的酒杯。这女人除了在生意上认钱不认人以外,长时间接触下来,夏建给她的评价是优点大于缺点。所以做朋友,倒不是不可以。

    胡慧茹看了一眼夏建,有点伸情的说:“我在生意场上纵横这么多年,树立的敌人倒是不少,可朋友还真没有几个。不过你夏建却是个例外,你在我的心目中,还真够得上朋友两字”

    “别把我说的这么好,有事说事,我这人不经夸”

    夏建呵呵一笑,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虽然说他吃过了,可是面对这样的美食,他岂能没有胃口。

    胡慧茹在夏建的劝说下,终于拿起了筷子吃了几口菜,然后长出了一口气说:“夏总!东胜集团出事了?”

    胡慧茹这话一出口,夏建还是一惊。虽然说这事关婷娜早给他说过了,但夏建觉得,这事没有从胡慧茹的嘴里说出来,这事就不算是真的。

    “问题大吗?责任在谁?”

    夏建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

    胡慧茹叹了一口气说:“我们集团在海外的投资,由于局势的问题,几乎是全打了水漂。这事和我的关系不大,有海外投资部,而且还有专门的副总负责。可是这事一出,势必会影响到整个集团。你也知道,我可是集团的总经理,多少也有关系”

    “但凡出了这样的事,只能是丢车保帅了。你们在国内的项目做的太多了,该出手的就出手,这也是回笼资金的一个方法”

    夏建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不能说的太多,万一胡慧茹对他产生误会可就不好了。

    “你说的对,所以我才来找你商谈”胡慧茹说着,又举起了酒杯。

    夏建心里很清楚,这个胡慧茹虽说是一介女流,但在经商方面,却实厉害,而且是六亲不认,所以他也不敢多说,只是微微一笑:“胡总!这事你得根据你们的实际情况而定”

    “这个我知道。只是集团内部已经有人提出,如果要动项目,只能是先从平都市这里开刀。可是我觉得,平都市的这些个项目,都是长线项目,越往后,收益越大,我实是于心不忍”

    胡慧茹说着,又喝了一口红酒。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胡慧茹。只见胡慧茹白皙的面孔上已有了一丝丝的红晕。

    夏建把瓶子里的最后一点酒全倒进了自己的杯子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哪样。该舍的时候,就得舍去,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吗?“有舍才有得””

    胡慧茹不说话了,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他们沉默了好几分钟的时间。胡慧茹这才轻声问道:“如果我想把平都市的有些项目砍掉的话,你们想接盘吗?”

    “这个就难说了,一来我们是小公司,没有这么多的钱。这二来还要看你们砍掉哪个项目,其次就是你们的要价我们能不能接受”

    夏建说着便长出了一口气,按理说,胡慧茹现在经营的这些项目,都是他一手开发的。现在回到他的手里,应是名至实归。

    胡慧茹准备打开第二瓶红酒,可被夏建一把夺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事情发生了,那就正面面对,你都开始卖醉了,那你手下的这些人可怎么办?”

    “好吧!今天晚上就到这里,我本来是想让你陪我醉上一场,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也算是死心了。本周三,我们准备开个拍卖会,卖掉东林乡的所有项目”

    胡慧茹说着,冲夏建甜甜一笑。

    夏建一愣问道:“你确定是东林乡的这个项目吗?不会是先把不好的项目卖完了再卖其他的好项目吧!”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不问东胜集团卖不卖?”

    胡慧茹忽然之间勃然大怒。夏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问题。

    夏建看了一眼胡慧茹,想了一下说:“你误解了我的意思,东林乡你们投资的并不多,光这一个项目就能解决你们目前的困境吗?”

    “不能,但是平都市的其他项目,就像是我身上的肉,我实在是不忍心割下来。先把东林乡的所有项目处理,然后看情况再定”

    胡慧茹恢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对夏建说道。

    夏建站了起来,冲胡慧茹点了一下头说:“好的,到时候我们红建肯定会到达现场举牌”夏建说完转身就走。

    “你既然来了,就不能坐下来,陪我聊会儿天吗?难道我是一只会吃人的妖怪不成?”

    胡慧茹再次生气了。

    夏建摇了摇头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说完,快步而去。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1056/3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