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浮生离开韩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要回去准备儿子的满月酒。

    毕竟这都已经九月十号了,眼看着再有半个月不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赵雷,就要满月了。

    “一鸣,你觉得这一次,韩国的财阀,会变成什么样子?”

    坐在飞机上,赵浮生对柳一鸣问道。

    柳一鸣一怔,随即摇摇头:“我觉得其实没什么变化的。”

    “怎么说?”

    听到这个答案,赵浮生有些诧异,惊讶的看着柳一鸣问道。

    柳一鸣耸耸肩:“因为韩国财阀已经彻底统治了这个国家,不管他们怎么斗,到最后,都还是那些人。而这些人,又听命于美国,所以这其实没有什么变化的,只不过是财富从一家转移到另外一家而已。”

    顿了顿,他撇撇嘴:“对于下层的普通人而言,毫无意义。”

    赵浮生听到他的话,默然不语。

    必须要承认,柳一鸣的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韩国这个地方,阶级固化严重,财富掌握在少数的一些人手中,这已经是一个既定事实。

    并不是一两个优秀的政治家能够轻易改变的。

    所以卢武铉注定会失败。

    当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并且只在这些人之间互相流通的时候,这本身就意味着,底层人已经失去了上升空间。

    直白一点来讲,就是你不管如何努力,到最后,充其量就是个高级打工仔。

    想要完成从草根到大亨的逆袭,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样说虽然很残忍,但确实是事实。

    那些整天嚷嚷着欧巴欧巴如何如何的饭圈女孩,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的欧巴,其实只是赚钱工具罢了。

    从上到下,衣食住行,所有的一切都和财阀息息相关。

    国土上驻扎着别人国家的军队,美其名曰保护,并且还要承担人家的军费,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有独立自主的权力。

    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国家财富的真正主人,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赵浮生无比庆幸,自己这一世重生的地方在华夏,最起码,自己不用像韩国财阀那样,拥有巨大的财富,却活的小心无比。

    “希望这一次,我们能够更进一步吧。”

    赵浮生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白云,心中暗暗想道。

    每个人都有野心,他也有,虽然很困难,但赵浮生其实还是希望,韩星投资能够成为韩国的庞然大物。

    为此,他甚至和李健熙以及李孟熙做了利益交换。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自己会不会依旧被命运女神垂青。

    …………………………

    …………………………

    “你跟李健熙和李孟熙,到底谈了什么?”

    赵浮生刚一回到首都这边,就被郑瑶给找上了门。

    对于郑瑶来说,赵浮生和李健熙兄弟二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可是十分重要的。

    毕竟,韩星投资那边占据着未来集团海外资本的重要比例,而且更重要的是,韩星投资的布局,在郑瑶看来,无疑是整个未来集团向海外扩张的一个契机。

    现在赵浮生去了一趟韩国,莫名其妙的又回来了,她当然要过问一下。

    赵浮生闻言笑了起来,对郑瑶道:“怎么,担心我被他们忽悠?”

    “忽悠倒是不至于。”

    郑瑶摇摇头:“就你这个脑子,甭说忽悠你了,就是想给你挖坑,他们也没那个本事。”

    这是她的心里话。

    赵浮生这个人,或许没有其他企业领导者那种霸气侧漏,仿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但不得不承认一点,赵浮生很谨慎。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赵浮生轻易不会去做一件事。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这种不喜欢把企业未来拿来赌博的性格,决定了赵浮生不会随随便便就和三星那边达成合作协议。

    也就是说,除非李健熙和李孟熙开出的条件,能够让赵浮生满意,并且觉得这个交易对他而言没什么损害。

    否则的话,赵浮生根本不可能跟李家那两兄弟合作。

    毕竟那两个人,可是出了名的老狐狸。

    赵浮生听到郑瑶的话,不禁莞尔。

    果不其然,最了解自己的,果然还是她。

    这么多年合作下来,郑瑶或许不是赵浮生某种意义上最亲近的那个伴侣,但绝对是对于赵浮生性格了解最深的那个女人。

    最起码,就连范宝宝,在某些事情上,也不如郑瑶对自己了解的更多。

    “李家那两位,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整治一下韩国的财阀。”

    赵浮生淡淡地对郑瑶说道:“我们,只是分一杯羹罢了。”

    “代价!”

    郑瑶一针见血的问。

    能够得到什么东西其实无所谓,既然是分一杯羹,那肯定是钱的问题。

    真正让她在意的,是未来集团这边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有舍才有得。

    你想要得到好处,不拿出点真金白银的东西,怎么可能?

    赵浮生满意的点点头。

    很明显,郑瑶还是清醒的,没有因为自己刚刚的话而失去判断力和理智。

    换成一般人,可能就会关注未来集团能够得到什么,而不会去在意,公司为了得到这个利益,需要付出什么。

    这就是优秀的企业管理者,和普通的企业管理者之间的差距。

    后者只看的见触手可及的利益,而前者却会思考,想要得到这些利益,公司需要付出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很关键。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风险和机遇永远都是并存的。

    没有人能够做到既得到利益,又不冒风险。

    但这里面,有一个多少的问题。

    你不能为了得到蝇头小利,去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风险。

    而同样的,也不能因为一点点风险,就错过让自己获利甚丰的好机会。

    这里面的度如何把握,是个很大的问题。

    赵浮生一直都担心未来集团的领导者们会有冒进的想法,但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因为郑瑶这个首席执行官,实在是太清醒了。

    有这样的一个人作为领导者,整个公司上下,就算有人头脑不清楚,也很快会被教做人的。

    “资金支持。”

    赵浮生笑了笑,对郑瑶道:“那两个老家伙,在给鲜京和现代几家挖坑。”

    面对郑瑶,他自然是可以说实话的。

    “他们疯了么?”

    郑瑶一脸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赵浮生。

    她万万没想到,李健熙和李孟熙的目标,居然是其他财阀。

    “这,这是要挑起韩国财阀的战争?”

    喃喃自语了一句,郑瑶是真的难以置信。

    在韩国那个地方,都说铁打的财阀,流水的总统。

    很少有人会想到,财阀也会倒闭。

    要知道,即便是当年的大宇集团,宣布破产之后,也依旧过着奢侈的生活。

    “战争谈不上。”

    赵浮生摇摇头道:“李家的事情是内部的事情,既然有人敢伸手,人家斩断你伸出的手,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也对。”

    郑瑶点点头,赵浮生这个话倒是说的没错。

    “那我们就不需要做点别的了?”郑瑶对赵浮生问道。

    赵浮生摇头:“没必要,做的越多,错的越多,韩国那个地方,排外的很。”

    郑瑶见状便没有再问下去。

    这一点她倒是认同赵浮生的话,韩国这个地方,确实很排外。

    事实上,对于整个韩国的财阀,郑瑶也好,赵浮生也好,都是不信任的。

    不然也不会如此谨慎。

    PS:求打赏!求订阅!请大家到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订阅!支持我的新书《我真不是偶像》

    ()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1096/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