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家对王安有兴趣!其他人对于王安肯定更是有兴趣!毕竟咱们家里面还是占了一些便宜的!不管怎么样?老大都不会回避家里面的!而王安来了之后,他总不能够对于家里面这边不闻不问的?那样的话就显得太没有教养了!就冲着老大的那个脾气,可能吗?”

    “扯的有点远!”王长林表现的很是随意,“我现在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突然就冒出来一个王安出来,也不算是突然冒出来的,但是这个藏匿的时间是不是稍微有点长了呢?”

    “你想说什么?”苏元的思路也是转变的非常快,“你想说老大的背后应该还会有其他的人!只不过是没有暴露出来,连王安我都不知道,至于其他人就更是不知道了!”

    胡乱的猜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就算是猜测了!老大给你来了一个矢口否认,你能够怎么样?是不是还需要受着,反正只不要没有比暴露出来,那么一切就是胡扯!

    当然了背后的议论,这个是另外一回事情,嘴长在别人的身上面了!谁也不能够控制别人的嘴,是不是?再者一点,就算是控制住别人的嘴,难道你还能够控制住别人的内心不成?

    “我打一个电话问一问苏泉!别人不知道,难不成他还不知道?”

    “他是知道了!但是你让他怎么说?”对于妻子的心直口快,王长林摇摇头,“老大不说,咱们就别跟着瞎操心了!没有任何的作用不说,反倒是让人笑话!”

    其实王长林的心里面有着自己的想法,也有着一定的猜测,因为自己还真的就从其他的渠道知晓些许的消息,但是自己知晓了又能够怎么样?这个事情是绝对不能够给那到明面之上的!也是绝对不能够说出声来的!

    老大的手里面还真的就有相当的人,这个在军方那边也是相当机密的事情,自己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知晓的,但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跟其他人做任何的提及!

    那些人究竟都在那里了?!又做着什么事情,没有人知晓,也没有人清楚!甚至于军方那边想要调查一二,也同样的没有任何的头绪!

    就单单的从这一点来说,老大在幕后那边再培养几个孩子,并不是说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于这个方面的可能性极其的大!但大家都知晓有这个可能性,可问题是你发现了没有?你没有发现吧!既然没有发现,那么这个事情就是在瞎猜!

    “对了!我听说找你的人也都比较的多?!一直都没有消停下来吗?”

    “怎么可能这么快的就消停下来?”王长林感叹了一句,“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都想着王安是老大的开门大弟子,彼此之间的关系应该更为的亲近一步,但是老大的那个性子,他们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吗?这个时候上杆子?嗨!”

    大家过于的热情高涨了!也许在其他人身上面,还能够找寻出来一些东西来,但是在老大的身上面?呵呵!王长林作为一个父亲,真的是太了解了!至少自己没有这个方面的幻想!知晓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更为实际一些比较的好!

    “你说老大过年的时候会不会回来?”

    其他的话都不足以让王长林动容,但是这个话还真的就让王长林的心里面有那么一些复杂,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吗?或者是今年有可能吗?可能性太小了!微乎其微!

    元旦的时候能够过来看一眼!这个恐怕已经是极限了吧!想要过年的时候让他们回来?想都不要去想了!但是自己的妻子问出来了这个话,这个让自己如何的去说!说自己不知道?还是说老大他不会回来的!自己难以开口!

    注意的看着自己丈夫脸上面的表情和动作,苏泉也是跟着的感叹了一句,“我就是随口的问一句罢了!两个孩子去了那边的时间有点长,虽然前两天的时候回来了!但是停留的时间太过于的短暂了!他们两个在那边也是...。”

    “我看挺好的!吃点苦对于他们的成长并不是什么坏事!”王长林把这个话题给转移到了别的方向之上,省的说起来,心酸不已,而且还有着相当的伤感!

    “总觉得在那个小县城那边!不管是教育,还是平常的接触,又或者是其他方面,距离京城这边都是相差甚远,倒不是说我瞧不起什么,跟这一点并无太多的关系,就是感觉彼此之间的差距有些大,也不知道老大究竟是怎么想的?!”

    话语当中充满了埋怨的声音!倒不是说一定就要把孩子给放置到京城这边,但至少也应该放置到合适的地方,是不是?没有必要就给安置在老家哪里了!

    “爸爸!我们周五的时候,要一同去找小刚去玩!”

    “去吧!路上面注意就好!”丁羽并没有要干涉几个孩子的意思,让他们在一起多活动活动,比留在家里面要好的!出去多见识见识,没有什么危险不危险这么一说,做什么都有危险系数的,问题是怎么去应对!

    “对了!去省城那边的时候,给你们爷爷和奶奶带些东西回来!我猜周六或者是周日的时候,东西就应该送到了!你们到时候一并的给带回来就好了!”

    家里面当然有专车,但是专车跟他们亲自的带回来,这个性质是不同的!

    “爸爸,你去吗?先前过问了爷爷和奶奶,他们没有这个时间,奶奶那边的支教工作有些忙,还有爷爷那边?听说搞什么活动!也没有这样的空闲!所以我们只能是勉为其难了!”

    “我就不去了!你们自己玩好一点!”用手触了一下丁蕴的额头,孩子们自己活动就好!带上自己算是怎么一档子事情,是不是?

    “对了!爸爸,圣诞和元旦的时间虽然还相当的远,但应该做相当的准备了!您老人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呀?!”丁蕴眨着自己的大眼睛,盯着丁羽说到!

    啥情况?丁羽也是狐疑的看了一眼,因为圣诞和元旦,还有相当的时间和距离呢!现在这个时候就开始提及!为之过早了!也不知道他们的葫芦里面,究竟卖的什么药!

    “所以呢?你们两个想要表述什么?”

    自己的儿子始终都是坐在一边的位置,看那个样子?有点小沉稳,但是小眼珠转动的非常快,很显然也是在打着什么所谓的坏主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一个角色,丁蕴冲锋在前,而丁畅则是在背后的位置,摇晃着羽毛扇!而且还屡屡得逞!

    “爸爸,以往每年的时候都是大家给我们准备礼物,但是我们现在都已经上了初中,应该算是小有成绩了!所以想要给大家准备一下礼物!只不过我们的能力实在是有限的很,至少我们的荷包并不是那么的鼓囊囊的,先前的时候又做了相当的投资,所以!...嘻嘻嘻!”

    丁羽则是擎着自己的下巴,注意的看着自己的闺女,左手靠在椅子的扶手上面,手掌擎着自己的下巴,同时食指和中指,有力无力的在敲打着自己的脸颊,看这个意思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两个小家伙这个是在跟自己打游击呀!

    “有点意思了!我说你们两个人这个主意可是稍微的有点坏呀!怎么着?现在这么快就开始有所行动了?”丁羽不咸不淡!不紧不慢的说这话!

    丁畅则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坏菜了!自己的老爹这个话有着明显的倾向性,就丁蕴的那个性格,想要瞒过自己老爹的眼睛,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再者一点,就是仔细分析一下自己父亲说的话,他真的提及到什么了吗?根本就没有!

    但也正是因为没有,所以带有着相当的引导性,而这种引导会让人不由的往其他方面去想!去提及!而且自己父亲的话语当中设置的陷阱绝对不是一处两处这么的简单,自己现在还没有考虑清楚,自己的父亲究竟是站在什么高度来看点这个问题了!

    自己能够想明白这个事情,丁蕴当然也会向明白了!但问题是父亲那边会想不明白吗?但是想的太过于明白了!那么就暴露出来另外的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说的这个事情,下面还藏匿了其他的事情!

    说穿了就是这么的简单,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无味,但是丁羽和两个孩子却有那么一些乐在其中的感觉!丁羽并没有要揭穿他们的意思!自己现在就是希望能够听到他们的回答!至于这个答案的正确与否?自己浑然不在意,自己在乎的是他们思考的方式!

    答案是不是正确的?无所谓呀!自己在乎的是思路和过程,结果吗?对也好!错也罢!对于整体没有什么所谓的影响!所有的一切都是以结果论,这样是极其不妥当的!也是极其不合适的!至少站在丁羽现在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

    “爸爸,我们已经慢慢的开始长大了!甚至开始对世界有着相当的接触了!但对于世界的认识还是处于相当朦胧的一个状态当中!”

    “明白了!”丁羽很是清楚丁蕴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不能够什么事情都在自己这个当父亲的衬托之下,是不是?他们也要有自己的空间和想法,虽然可能会显得很是稚嫩,甚至是显得有那么一些儿戏!但不去尝试?怎么会知晓呢?

    对于丁蕴的回答,丁畅则是对她有些另眼相看,算不算是正确的答案,绝对不是!可以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言不对题!但偏偏这个答案在现在这个时候却是最为合适的!也是最为恰当的!至少自己还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

    “不过明白归明白,你们是准备用什么方式来谈及这个事情呢?是用子女的关系?还是说用商人的角度?这个是需要区分来看的!不能够相互的混为一谈!”

    这个话一说出来,丁蕴和丁畅两个人都是有那么一些咬牙切齿的,自己的老爹实在是太坏了!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腹黑,那又这样当父亲的!

    要说两个人真的缺钱吗?还真的就不是!不管是他们两个人冲着谁张口,都会有着不菲的资金给打入过来,甚至可以瞒过丁羽的眼睛!这个对于下面的人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谁都没有这么的去做!

    甚至连这个方面的意思都没有!用自己的能力去赚取,这个是一回事情,但是背地里面用其他的手段和方式,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他们可不想被自己的父亲瞧不起,更何况这样的方式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其乐无穷!

    虽然成功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都会让他们感觉收获满满!跟自己的老爹斗,其乐无穷!

    “爸爸,你有点太狠了?”刚才只不过是口头的协议,很快丁畅也是起草了一个简单的协议,彼此都是非常的认真,“我们要告诉妈妈,你始终都欺负我们!而且乐此不疲!”

    “是吗?”丁羽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要是放置在以往的话,有着相当的机会,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我觉得你们还是放一放吧!至少现阶段不会有太好的结果,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你们倒是可以积攒,当然了这个是你们的意愿,我不干涉!”

    丁蕴的小脸鼓鼓的,就好像是小皮球一样,很是可爱!丁羽甚至还上手弹了两下,感觉真的是挺好玩的!丁蕴则是横眉以对!自己的老爹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不像话了!竟然如此的欺负自己!哼!等这笔钱到手!自己绝对不会给自己的老爹任何的好脸色!

    这边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丁畅并没有太多的欢乐!感觉自己好像又一次的掉落在坑里面!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这一次的事情有点不太对劲!相当的不对劲,但究竟什么方面不太对劲,对此自己还真的就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

    所以自己一直都是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再者一点就是丁蕴那边,她始终都没有能够掌控自己的节奏,老是被自己的父亲给牵着走!虽然说她的回答让人感觉意外,甚至是有些惊喜,但是给丁畅的感觉,整个事情的脉络还是在父亲的掌控之中了!

    有点不太好玩!想要跟大魔头较劲,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难为,这个并不是他们这个年纪就能够做到的!就算是自己的老爹放水了!也是同样的如此!所以丁畅躺在沙发上面,失败倒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种无力感,真的是让人讨厌!

    走过来的丁蕴看着丁畅的样子,他貌似有点小颓废,所以也是不管不顾的直接的就踹了一脚!事情都已经完结了?!想什么呢?赶紧起来,事情要进一步的行进,你现在躺在这里,这个算是怎么一档子事情?是不是?

    对于丁蕴的‘傻白甜’,丁畅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是好了!不过自己倒是不觉得她一点这个方面的感悟都没有?不过自己倒是真的钦佩她,心思真的是大!竟然一点这个方面的感觉都没有?还是那么的有精神?真好!

    可能是感觉不对了!丁蕴冲着丁畅微微的哼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怎么着?皮有点痒痒了,是不是?自己倒是不介意给他松一松,反正自己也是有点手痒,在老爹这里,自己可以说是受尽了委屈,我到没有说什么,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得!别在这个气头上面挑衅丁蕴,到时候绝对没有自己任何的好果子吃!这个是肯定的!毕竟丁蕴是女孩子,而自己是男孩子,两个人有了矛盾的时候,甭管是因为什么事情,大家都是主动或者是被动的,倾向于丁蕴!

    既然如此的话,自己何必去找这个所谓的不自在呢?自己还没有傻鸟到那个程度!

    所以刚刚还慵懒的躺在那里的丁畅,则是顺势而起,“你吩咐!”

    “起驾!”丁蕴煞有其事的喊了一句!

    丁畅则是看向了自己的父亲,但是奈何自己的父亲这边根本就没有给与自己太多的回应,顶多就是两个人相互对视的看了一眼而已!从彼此的眼神当中,都能够看出来些许的东西出来,但是这些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等两个孩子离开了之后,丁羽的脸上面也是浮现出来些许的笑意来,这两个孩子呀!还真的就是挺有意思的!他们这么的去做绝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王安和童童他们两个人!

    但就这么跟自己提及这个事情,显然是不妥当的!而且事后王安和童童他们两个人要是知晓这个事情的话,也会有些许的抗拒感!所以还不如现在这样!

    就算是日后王安和童童他们两个人知晓了!不仅仅不会有任何的抗拒感,甚至还会激发出来他们的热情!由此!丁羽对于两个孩子还是相当的满意!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1190/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