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哪位同学想要表演这个题目,现在可以举手了。”聂唯问道,话音落地,下面几乎大半的学生都举起了自己的手。

    一方面大家听了聂唯讲这么多,早就想要尝试一下,二来这也是一个在聂唯面前露脸的好机会,如果表演真的很出色,就能给聂唯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呢。

    未来聂唯哪部电影要用到20来岁的年轻演员,说不定聂唯就会想到自己,毕竟赵微学姐、章紫怡学姐、刘业师哥等等好多前例在呢。

    聂唯在举手的学生中点了一男一女。

    “聂老师好,我是18级表演班的学生,我叫杨西子。”

    “老师好,我是17级表演班的学生,我叫郭子范。”

    “需要准备时间么?”聂唯问道,两个学生都摇了摇头,他们在台下坐了大半天了,可以说时刻都在准备着。

    两人很快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两分钟的小品,从头到尾聂唯都没有打断,直到他们表演结束后,聂唯才开始点评。

    “郭子范,你当过偶像?”聂唯好奇的问道。

    郭子范连忙回答道:“老师,我现在是偶像组合x久少年团的成员之一。”

    “那难怪。”聂唯笑着说道:“看你表演就感觉你应该是偶像类型的,因为你每一次表演前,都会下意识的摆个poss,就像是京剧那种起范儿似的。”

    台下偷笑声响起,郭子范脸红的发烫,原本上来之前还很自信呢,被聂唯这么一说,他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关键是一旁的杨西子也在偷笑。

    这姑娘可能是在场这些人对聂唯这番点评理感触最深的人了,刚才演戏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别扭,现在仔细想一想,不就是郭子范‘起范儿’的问题么?

    “你们不用笑,这毛病你们中肯定还有不少人都有。”聂唯笑着对台下这帮偷笑的同学说道,顿时一群人摇头否认。

    “别否认了,一群漂亮姑娘帅气的小伙子,谁还没点自恋的毛病?”

    “演员其实需要自恋,因为自恋也是自信的一种体现,可是凡是都要有度,如果过度自恋,那对于演员来讲就很可怕了。”

    说道这,聂唯忽然放下话筒,站在台上低下头,在所有人都疑惑聂唯在干嘛的时候,聂唯缓缓抬起头,微微皱着眉头,四十五度角向上仰望。

    下一秒,聂唯有侧了下身子,用‘深邃’的眼神微微转头望着台下,嘴角勾起一边,用四个字形容就是‘邪魅狂狷’。

    台下的学生都愣了,聂唯这是干嘛呢,不过有些人却渐渐看出来了,这些明白过来的同学顿时忍不住乐出声。

    “你笑什么啊,也和我说一说啊。”

    “黄小明,黄小明!”

    “咳咳…哈哈…”

    聂唯恢复正常,笑着说道:“看来已经有人猜出来了,没错,我刚才就是在模仿一位重度自恋演员,你们96级的学长黄小明。”

    “自恋就是他目前最大的毛病,所以我把他扔到一部都市生活剧的剧组拍戏去了,可能接下来你们会看到霸道总裁变身小职员、小摊贩、出租司机等等。”

    “黄小明在网上被不少人说演技差,说他油腻,但其实自恋过度才是导致他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

    说道这,聂唯拍了拍一旁郭子范的肩膀,笑道:“同学,谨记啊,前辈的教训就在眼前呢。”

    “知道了,老师。”郭子范一脸后怕的样子,赶忙回答道。

    “还有,也请大家期待一个全新的黄小明,等他王者归来,我请他来学校再给你们讲一讲他这戒掉自恋的过程。”

    哈哈哈哈哈哈!

    小剧场内的爆笑声都快掀翻屋顶了,也就聂唯敢这么公开调侃黄小明。

    不过聂唯说的话,大家也都记在了心里,不少人在大笑后,同样也在反思自己在表演过程中会不会又‘过度自恋’的问题。

    不少人都发现自己确实存在着这样的毛病。

    毕竟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女孩,正值青春期,大家相貌身材又都高于平均水准,从小到大都是赞美过来的,养成自恋的性格一点都不奇怪,反而不自恋的才是另类。

    但就像是聂唯讲的那样,自恋也要有度,过于自恋就会成大问题,再加上聂唯举了那么一个鲜明的例子,大家还真是不敢不重视,毕竟谁也不想变成黄小明第二,那真的是蛮惨的。

    “杨西子的问题就是过于依赖演技了。”聂唯点评完郭子范后,也没有轻易放过女孩:“有些时候,演员是需要靠着本能去演戏的,你在表达情绪的时候,太过于脸谱化,确实,你做出来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你在生气、你在不耐烦,可却丢失了生活化,也就是你们尝尝挂在嘴边的自然感。”

    “作为演员,你要学会如何调动自己的情绪,用你的生l反应去演戏。”

    说道这,聂唯示意一旁的摄影机给自己一个特写,所有人立刻都盯着大屏幕,知道聂唯这是要亲自示范了。

    行家一出手,力见高低,前一秒还一脸笑意的聂唯,突然犹如愤怒的狮子一样,破口大骂道:“xx,你tm真烦!”

    杨西子直面聂唯此刻的愤怒,整个人吓得腿一软,竟然直接坐到了地上。

    下面的学生也被吓了一大跳,原本还有窃窃私语声的小剧场,突然陷入了两三秒的绝对安静当中。

    “我的表演是不是很真实。”聂唯平缓情绪,笑着问向所有人。

    回答聂唯的是一篇热烈的掌声,包括坐在地上的杨西子,都顾不得起身,激动的拍着手。

    “你们感觉我发怒很真实,是因为我当下那一刻的愤怒是发自内心的,我不是在表演,就是在愤怒,而你们通过表演技巧表达出的愤怒和调动情绪表达出来的愤怒,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眼神。”

    “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也是人类传达情绪最直接的器官。”

    “你们尝尝提到的‘眼神戏’,其实就是演员通过调动情绪表达给观众的。”

    “而调动情绪的方法有很多,我就不给你们讲了,这些你们的老师会一一教给你们,所以记得要认真听课。”聂唯看似开了句玩笑,其是给这群学生提个醒。

    京电这样专业表演院校走出去的学生为什么会被剧组高看一眼,就是因为他们经过了系统的培训,有着不错的基础,但要是有人不认真去学,真的就是白白辜负这段校园生活了,因为他会错过一段宝贵的能够奠定根基的机会。

    “还有人要上来表演么?”聂唯继续问道,这一回几乎所有学生全都举手了。

    那些原本不在意的,或者不愿意上台的,此时此刻也突然渴望被聂唯点评,在学生们的眼中,聂唯简直就像是一位最顶尖的质检员,而他们就是商品,聂唯不光会给他们检查出问题,还能当场就给予指正。

    这对于演员来讲实在是太难得了。

    尤其是那些感觉自己演技陷入瓶颈的演员,更是渴望能够得到聂唯一次指导的机会,说不定就会成为自己突破瓶颈的关键。

    化身‘质检员’的聂唯来者不拒,依次点名,几乎所有学生都得到了上台表演的机会。

    一段两分钟的小品,足足被这群学生演了几十次。

    虽然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个小品,但台下的学生们却看得津津有味,当然不是看小品,而是听聂唯在小品表演完成后的一番点评。

    聂唯真的是句句扎心,完了被扎心的学生还会感恩戴德,台下的学生们则是踊跃举手,也希望自己成为被‘扎心’的那个人。

    “都用手机拍下来了么?”

    “都拍了,一个都不差。”

    “那就好,这可是‘武林秘籍’啊,咱们多研究研究,肯定能涨戏。”

    “我觉得我现在分分钟都在涨戏啊,聂唯点评的太有道理了。”

    “我终于知道什么才叫一针见血的指导了,今天一堂课,顶我半学期啊。”

    等到所有学生都上台表演结束,聂唯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五点了,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过去了快三个小时的时间。

    “还有十分钟五点,要不就散了吧,大家可以提前去食堂抢饭,听说今天有大厨做锅包鸡柳呢。”

    聂唯的本意是想干脆就这么放学,毕竟十分钟的时间也讲不了什么了,谁知道他刚这么说,台下的学生立刻激动的反对。

    “老师,你再给我们讲一讲吧,我们真的不饿。”

    “真不饿,我们都不吃晚饭的,您就多给我们说一会儿吧。”

    “聂老师,求求你了,多给我们讲一讲吧。”

    看着所有人都在挽留自己,聂唯也是有些犹豫,看了看台下的王金松,后者则是笑着说道:“聂唯,再给大家讲讲吧。”

    “可我讲什么呢?”聂唯心里想了想,有了主意。

    “大家,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你们问我来答,当然不可以问私人问题,毕竟我是有老婆的人。”聂唯笑道。

    一听这话,台下的小姑娘小伙子们顿时不服输的叫着我也有男朋友,我也有女朋友之类的。

    可聂唯才不惯着这群学生呢,直接对着台下的老师问道:“王老师,孙老师,我记得大一新生不允许太恋爱的对不对,刚才我看到不少19级的学生在哪里叫着说自己有对象呢,您们不管一管?”

    刚才喊着有好朋友的学生们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光19级,包括那些师哥师姐们,也全都停住了嘴。

    聂唯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那个眼神简直就是清楚的告诉这群孩子,和我斗,你们太嫩。

    可就在聂唯得意之际,突然有人喊道:“聂唯,你怕老婆!”

    聂唯下意识瞪过去,就看到林亦菲真抱着膀子笑眯眯的望着自己,一下子聂唯的气势就弱了下来。

    “我那不是怕,是尊重好么?”

    “狡辩。”林亦菲哼了一声,一副根本不想听聂唯解释的样子,而同学们全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尤其是刚才那几个差点被聂唯点名的学生,更是忍不住笑出声。

    “咳咳,提问吧,有没有人有问题,没有的话可就下课了。”

    大家明知道聂唯是转移话题,可一听到要下课,大家还是止住调侃的心思,连忙思考起来。

    第一个举手的人是杨西子,聂唯把她叫起来后,她直接问道:“聂唯老师,我常常听人讲演员要有信念感,可信念感到底是什么?”

    “信念感啊。”聂唯听到这个词,笑着回答道:“作为演员,信念感很重要,你们都要有一种信念,就是你们在表演中所体会到的情感是真实的,所进行的动作同样也是真实的,说白了就是将自己代入到角色当中,用信念欺骗自己,忘却自己,成为角色本身,也就是行里很多演员常说的‘入戏’。”

    “明白了么?”看着杨西子依旧有些迷茫的眼神,聂唯笑着说道:“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有一天你能碰到一个非常合适自己的角色时,你会体会到什么是信念感的。”

    “我这里还要说一句,信念感很重要,但一个演员更要有强大的内心,有些演员信念感很强,但却没有拥有匹配坚定内心,结果就是演着演着,人也活成了剧中的角色,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变成这样的演员,我希望你们能做到演戏是演戏,生活是生活。”

    随着聂唯这番话,掌声再一次响起,大家又不傻,聂唯这番劝告带着明显的善意,让所有人都敢到很温暖。

    聂唯等掌声停下后,又点了一名举手的男同学。

    这位男同学站起身来,嘴角带着一丝坏笑:“老师,我们还年轻,没有谈过恋爱,以后万一拍戏遇到感情戏怎么办,尤其是吻戏,老师您能不能教一教我们?”

    台下所有人一听这话,顿时响起一片起哄声,其中女同学最是激动,不少小姑娘望着聂唯,眼神含着春意,显然对于接下来的环节跃跃欲试。

    聂唯则是一脸为难,就在这时,林亦菲站起身来,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直接走向了舞台。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1197/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