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道:“侯师兄,我的意思是说,你妹妹的情况如何?”

    侯悔没想到陈阳并不在意自身的利益,而是关心他,让他不由地有些感动。

    他无奈叹息一声,道:“这件事的确我妹妹有错,但在我看来,她是无心之举,罪不至死。

    而且,就算严格按照族规,也不应该把她处死。

    可是有几位老爷子,认为她毁掉了整个侯家的未来,非得处死她,以儆效尤。

    爷爷据理力争,却又无法堵住悠悠众口,和他们僵持了起来。

    我回来之前,妹妹一直被关押,今日三爷爷逼迫爷爷做出决定,爷爷怒火中烧,险些出手。

    可他不能这样做,否则,他这个族长,如何服众。

    但妹妹,也不能处死。

    所以,爷爷十分为难。

    还好的是,我及时赶到,把永恒之井交给了爷爷,也算是稳固了家族的局势,避免了未来资源的缺失。

    如此一来,妹妹的罪责也没有那么重了,至少没有威胁到侯家的未来。

    以三爷爷为首的几人,虽然没逼着要处死我妹妹,但依旧没有就此罢休,让爷爷废了妹妹的修为,将她逐出侯家。

    爷爷又和他们争执起来,最后只得把妹妹暂时关起来,听候发落。”

    说到这里,侯悔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这件事,如果不能平息三爷爷等人的怒火,只怕他们不会放过妹妹。问题的关键在于,妹妹的确是违反了族规,这……唉!”

    侯悔叹了口气,感到一阵无奈。

    陈阳面露思索之色,道:“侯师兄,不如我们调查一下九叔所说的扶摇洞,或许能有所发现。”

    “九叔说过,扶摇洞已经彻底毁了,就连爷爷也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我们就算去调查,也不会有收获。”

    侯悔摇了摇头,突然想到陈阳的种种奇迹,眼睛放光地看向陈阳,道:“陈师弟,你该不会有办法,压制地壳变动吧?”

    “地壳变动是天地自然的力量,破坏倒是可以,但要改变其变动,即使是星尊,也未必能做到,更别说我了。”

    陈阳话锋一转,道:“不过,地壳变动突然出现,必然有原因,我认为有必要,去调查一下。”

    侯悔也别无他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点头道:“好吧,我们这就去扶摇洞。”

    两人当即行动,不料刚出门,祠堂中有数名老者走出来,都是高阶圣师。

    这些老者,是侯家的核心高层,侯悔所说的三爷爷侯卫航也在其中。

    因为星源地脉受损,侯卫兆、侯卫航等人,最近都是愁眉不展,为侯家的未来感到担忧。

    此刻他们刚刚得到永恒之井,都心情不错,正在谈论永恒之井如何使用。

    一见侯悔、陈阳从休息室走出来,侯卫航笑着招呼道:“阿悔,你这次表现非常好,为我们侯家解决了燃眉之急。等事情平稳之后,我们定然要好好奖励你。”

    侯悔微微皱眉,对侯卫航一拱手,道:“三爷爷,对我最好的奖励,就是把我妹妹放了。”

    侯卫航面色一沉,道:“阿悔,我们侯家向来是赏罚分明。你妹妹诱发地壳变动,导致星源地脉被毁坏,这是重罪。如今留下她的性命,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至于放了她,绝不可能。”

    侯悔刚才已经争辩了一通,自知讲不过对方,便不再言语。

    陈阳看不过去,上前一拱手,对侯卫航道:“前辈,赏罚分明这一点,我很是敬佩。不过,赏罚分明,其中的‘明’,你们似乎还做得不够。”

    侯卫航等人看向陈阳,眼中都闪过不解之色。

    侯悔介绍道:“这位是我正玄教的师弟陈阳,能够拿回永恒之井,全靠他的帮忙。如果没有陈师弟,我不仅找不到永恒之井,更不可能拿回来。”

    刚才上交永恒之井的时候,侯悔忙着解决妹妹的事情,却是来不及把拿回永恒之井的来龙去脉,告诉侯家的高层。

    此刻他有意强调陈阳的功劳,引起侯卫航等人的重视,不料侯卫航等人听到这番话,和九叔感激的反应不同,脸上都是不以为然的神色。

    “哼!永恒之井本就是我陶家的,岂是他能决定归属。”

    侯卫航冷哼一声,丝毫不给陈阳好脸色,还不忘讥讽一句,道:“区区二重地师,正玄教一抓一大把,能有什么能耐。”

    侯悔面露不悦之色,道:“三爷爷,陈阳是我们侯家的恩人,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

    侯卫航教训道:“阿悔,你真是天真,就算没有这个陈阳,永恒之井我们一样能拿到手。他不过,是利用你的天真,想要从我们侯家手中得到利益罢了。”

bet356提款太慢    说完,侯卫航看向陈阳,道:“小子,你亲自到侯家一趟,摆明了就是邀功,想要谋取利益。这件事,我不和你计较,就当是你帮了我们侯家。现在,你说,你想要什么东西,我可以给你。不过,拿了东西,你就快走。侯家,不欢迎你这样的人。”

    这番话,简直是对陈阳的耻辱。

    要知道,陈阳若是愿意,完全可以独占永恒之井。

    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交给侯悔,还给了侯家。

    就连要分割一小部分,也是前来侯家,征得同意之后才会获得。

    可以说,他对侯家是仁至义尽。

    可谁知,侯卫航居然是这种轻蔑、鄙视的态度。

    就算陈阳是泥塑的菩萨,心中也是一阵火起。

    不过没等他发火,侯悔按捺不住,吼道:“三爷爷,现在星源地脉即将被地壳变动毁灭,永恒之井是我们的未来和根基。陈阳给我们带来了这一切,你就是如此轻蔑、侮辱他?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吗?”

    刚才在祠堂的争辩,侯卫航已是对侯悔颇为不满,如果不是侯悔带回永恒之井,他甚至要把侯悔和妹妹一起关押起来。

    此刻侯悔当众质疑、指责他,他面色一沉,挥手一掌就朝着侯悔打过去。

    这一掌,不止是笼罩了侯悔,连陈阳也在攻势之下。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2071/6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