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洋也淡淡道:“是吗?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只好全力以赴了。可能下手也会有失轻重,还请见谅。”

    说完,他往前一步迈出,整个人身上升腾起一股强大的法力气息!

    清光浮现,罡风阵阵,身上苍青色的茅山派道袍翻飞,整个人有一种空灵出尘的气质。

    也伪装过后的维可和熊爷后退,八百鬼神寺的人也都散开,给傅洋和那大山壮丸留出面积很大的一块空地……

    小川和硫岩对视一眼,脸上都现出奸计得逞的笑意。

    在他们看来,这个华国的年轻强者虽然很优秀,但终究也只是道门五箓真人巅峰的存在。和大山壮丸这种“怪物”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你,死!”

    大山壮丸嘴里发出简单的音节,用双手握拳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发出“咚咚咚”如雷鸣般的巨响。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罡气,像涟漪般扩扩散。

    虽然动作很滑稽,像是一头狂怒的大猩猩,但在场的八百鬼神寺的其余弟子不但没笑,眼中却只有恐惧!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个小川大长老的爱徒,虽然智慧不高,但修炼天赋极高,而且实力极强。

    平时就算同门师兄弟都不敢和他太接近,怕万一不小心发狂就被打得筋断骨折,甚至直接死亡的也有!

    说是师兄弟,其余的八百鬼神寺弟子们更认为大山壮丸是小川大长老养的一头用来战斗的强悍凶兽……

    而现在,眼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愚蠢华国茅山修士就要遭殃了。

    动手了!

    大山壮丸朝傅洋冲过去,浑身缠绕着刺鼻的高温硫磺水汽,还有隐隐红光,脚步隆隆。比装甲车开动起来还要震撼十倍,恐怕就算是一栋六七层高的小楼,都要被一撞而碎。

    傅洋嘴角一勾,浮现一抹无人觉察的嘲讽笑容……表面上,却是假装不敢硬抗,避其锋芒。光芒一闪,灵活地躲开。

    那些八百鬼神寺的弟子就跟着大声叫好,脸上都浮现出喜色。

    虽然他们平时都很害怕大山壮丸,但看到他面对一个华夏来的“踢馆”的家伙这么强势的时候,也都觉得与有荣焉。

    毕竟,日国和华夏的关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尤其是在一些比较骄傲的年轻一辈心中,存了较量的心思!

    所以其实傅洋这次通过原零组递交给江户神宫的访问交流文件,在日国修炼界许多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眼里,这就是两个国度的碰撞。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傅洋虽然年纪轻轻,但修为却已经堪比那些活了几百岁的“老怪物”了啊!早就已经脱离了“年轻一辈”这个层次。

    却说傅洋躲过大山壮丸的冲撞,立刻双手掐印,凌空画符,施展道术。

    “茅山风啸咒!”

    轰轰轰轰……

    四声爆鸣,四个水缸大的透明罡气团旋转着飞出,所过之处带起阵阵丝带一样的旋风、风声呜咽,如泣如诉。

    旁边的小川眼睛微微一眯,沉声道:“我年轻的时候,华国修炼界和咱们访问交流的次数比现在多很多,说白了也就是彼此不服气的较量。我也见过厉害的茅山派修士施展这招风啸咒,可能够在这个境界时一次打出四个罡风团的,简直闻所未闻。看来,这个年轻人果然是茅山派年轻一辈的绝世天才。”

    呵呵呵。

    硫岩轻声冷笑:“厉害又如何?你调教出来的壮丸这孩子,本就天赋异禀,岂是五箓真人能对付得了的?上次,不还击杀过一头堪比大神官的妖怪。那可是他们华夏六箓真人级的存在!这茅山小子再强,能跨一个大境界么?”

    “那倒也是。所以他越是优秀,被壮丸废掉之后华国那边就越是伤心,哈哈哈!”

    且不说两人私下神识传音快速交谈,那巨人般的大山壮丸面对傅洋打出的四个罡风团,竟然不躲不闪,直接硬抗!

    “地狱硫磺护身障!”

    呜呜呜,呼呼呼。

    带着灼热高温的硫磺气息如同毒蟒般缠绕身躯,盘旋产生的力量将傅洋的“风啸咒”大幅度削弱。

    然后大山壮丸用拳头硬生生将其轰爆,高度压缩的空气在大殿中形成气流,掀起狂风,让观战的人再次后退。

    “地狱熔岩·无苦无悲大囚笼!”

    咕噜咕噜……噗嗤。

    傅洋方圆数十丈地面,竟然瞬间化为岩浆一般,通红滚烫,翻滚流淌冒泡。无数高温水蒸气伴随刺目的硫磺气息升腾而起——这不是普通的蒸汽和硫磺,而是温度达到好几百、会让修炼者都中毒的东西!

    更是瞬间凝聚像是绳索一样,缠绕着傅洋的四肢和躯干,将他固定在了这一片可怕岩浆范围里。

    蒸汽、硫磺、岩浆、火山……这一个法术完全真实模拟了出来,威力巨大,还附带束缚的功能。像是一个可怕的地狱囚笼般将对手困在其中,然后瞬间爆发灭杀!

    若傅洋真是一个五箓真人,恐怕根本挣脱不了蒸汽和硫磺的束缚,这一下就得重伤。

    “啊呀呀!壮丸啊,你怎么能对华夏的朋友用这么凶残的招数呢?快快解开,人家肯定已经认输了。”

    小川大长老装模作样地在那儿惊讶,似乎不忍心傅洋被攻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咕噜噜,轰隆!

    傅洋脚下地面岩浆喷发,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大量的红色高温岩浆柱冲天而起,把他笼罩在其中。

    这虽然是大山壮丸用法力模拟而成的景象,但因为八百鬼神寺的修士们长久居住在地狱谷深处,天天感受着脚下大地深处真正的火山意蕴,法力之中本来就掺杂有这些气息。所以几乎就和真的有火山在脚下爆发攻击一样……

    “真没想到,壮丸比之前更厉害了。可惜,就是脑子不太好。否则的话,咱们肯定能超过冰涛神社,成为北海道第一修炼势力的。”

    “哎呀呀,这华国的年轻修士,怕是完蛋了吧?真是可惜啊,啧啧。”

    “是啊是啊!真是遗憾啊。不知道是死了,还是重伤呢?”

    “哈哈……唔,似乎不该笑啊。但没办法,唉,谁让他运气不好呢?”

    “哼!这样三脚猫功夫也敢来我大日国踢馆,那就得做好悲剧的下场。就算两国之间面子上不好看,也是自找的。”

    这些八百鬼神寺的成员们,全都发出欢呼声和各种议论纷纷,仿佛觉得傅洋已经彻底完蛋了一样!

    是啊,在他们看来这一招“地狱熔岩·无苦无悲大囚笼”极为厉害,恐怕就算是强如小川和硫岩两位大长老被这样击中,恐怕也得受不轻的伤吧?

    看着那滚烫的火红岩浆柱和弥漫的高温硫磺蒸汽,小川和硫岩脸上都故作惊讶,似乎想要阻止……却又故意磨蹭着。

    可他们发现,那随着傅洋一起前来的女子和猫妖,好像并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

    这就奇怪了!

    按他俩的想法,这个叫傅洋的年轻人可能是这次华夏过来的正主,那这一女一猫应该是他的随从吧?怎么正主都非死即伤了,还完全不惊慌呢。

    一股莫名其妙的不安感,陡然在两个长老心中升起。

    而场中,大山壮丸高大魁梧的身躯,飞快朝这一片岩浆地走过去……

    他看似动作笨拙、步履沉重,但速度却极快!

    一步迈出,脚下灼热硫磺气息缠绕,瞬间就到了岩浆火柱面前。他想看看,那个华夏来的小白脸一样的家伙被自己给弄死了没有。

    “希……希望没死吧,师……师尊只是让我,弄,弄重伤变废人。死,死了麻烦,不给我好吃的了。”

    他口中嘀咕着,确实智力就像是六七岁小孩儿,而且还带着一点结巴的感觉。

    就在大山壮丸靠近那红色熔岩火柱的一刹那,让人惊讶的事情出现了!

    一根白皙修长的手臂,从火柱中伸了出来。

    指尖儿符箓咒文环绕闪烁,雷霆电光也时隐时现、劈啪作响。

    一个冷漠而平淡的声音响起。

    “茅山……闪雷咒!”

    咔嚓!

    整个大厅中仿佛有一道真正的闪电划过,那炫目刺眼的光芒让八百鬼神寺的弟子们睁不开眼睛,下意识地抬手挡住。

    连小川和硫岩这两个大长老,都觉得眼睛刺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景象。

    轰!

    伴随着滚滚雷霆之音,一道如同蛟龙般舞动的灰色电光从傅洋指尖儿飞出,朝着大山壮丸打了过去!

    虚空中蔓延的电流,让许多弟子的头发都根根竖起。

    而那粗大的熔岩火柱也瞬间掉落,和周围地面的火山岩浆一起迅速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

    大山壮丸只是智力低下跟孩童相仿,但也不是真正的傻子。他很清楚自己的法术威力有多大,绝不是那个“小白脸”能够抵抗的。

    甚至他还知道,华国正统道教的符箓一脉修行者肉身都很脆弱,是绝对挡不住自己的“地狱熔岩”攻击的啊。

    可无论如何,对方不但没事,还直接反击,打出了一道极强的雷电道术!

    他只能疯狂后退,同时施展防御法术。

    “地狱灼热之门!”

    “十万硫磺大蒸汽拒封!”

    “真熔岩鬼神庇护!”

    大山壮丸一口气就连续施展了三个八百鬼神寺特有的防御法术,由此可见这修炼天赋和实力确实厉害。

    可惜的是……他面的是是傅洋!

    噼里……咔嚓!

    那蛟龙般的灰色电光一闪而过,顿时将这三个防御法术全部击碎。

    不过,大山壮丸也趁着这个机会飞速后退,同时打出了一道攻击法术和“茅山闪雷咒”撞在一起。

    连续四个法术,总算将其给磨灭消弭不见了。

    可这个时候,他耳畔听到一声焦急的呼喊。

    “壮丸小心!”

    是小川师尊的声音!

    大山壮丸这才发现,傅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自己右方。脸上依然是古井无波,眼神淡漠。

    下一刻……

    “茅山唤神术·巨灵降世!”

    空气中,仿佛想起了一种刺耳的金属摩擦撞击之音。

    傅洋头顶出现了一个漩涡,像是有什么极庞大的存在要从其中钻出一样。

    轰隆!

    空气大爆炸,罡风猛吹拂。

    一个身穿铠甲的巨大虚影,骤然出现在这宽敞的大殿中。

    只有上半身,没有肚脐以下的部分,但已经足足有接近二十米高!而傅洋,就站在这庞然之物的肚脐位置,居于中心,掌控它。

    这,就是茅山唤神术中的一尊——巨灵降世!

    比较初级的真人境法术,比如巨灵一指、巨灵一拳、巨灵一掌,其实都是这个道术的延伸品。

    实际上,傅洋的妹夫吴滨叶就很擅长这个唤神道术。

    蹬蹬蹬……

    小川大长老忍不住后退散步,满脸骇然:“这,这强大的气息威压。根本不是五箓真人级。这起码是……”

    他和硫岩对视一眼,脱口而出:“六箓真人巅峰的境界!”

    怎么可能?

    这个年轻人还不到三十岁,竟然就已经达到六箓真人巅峰的境界?不可思议啊。

    没错……

    傅洋现在,依然只展露了六箓真人层次的修为,但已经把八百鬼神寺的人给惊着了。再加上那庞大的铠甲巨灵虚影,极有威慑力。

    就算大山壮丸患有“巨人症”身高三米多,在它面前也渺小得像是一只蚂蚁!

    嗬!

    巨灵口中发出声音……

    傅洋右手握拳,高高举起。

    这铠甲巨灵的虚影也握拳,高高举起——它的动作完全映射傅洋。

    轰隆!

    跟房屋一样的的拳头,对着大山壮丸轰然砸落下来。

    实力的巨大差距,让他不管怎么挣扎和怒吼都是徒劳的……

    砰……咔嚓!

    大山壮丸被这巨灵需要一拳给硬生生砸进了地下,地面龟裂,许多手掌宽的裂缝到处蔓延。惊得其余的弟子一退再退,生怕被波及。

    碎石飞溅,烟尘弥漫。

    等一切尘埃落地之后,大山壮丸整个人面朝下、呈大字型趴在一个深深的坑洞里,奄奄一息。

    死是还没死,但已经受了非常重的伤……没个三年五载,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更重要的是,傅洋掌控巨灵虚影一拳轰落下来时,还用极其精妙的方法直接废掉了这大山壮丸。

    从今以后,哪怕他三年五载之后能面前恢复伤势,修为境界恐怕也难以寸进,而且还会不断的跌落。

    也许最后,能勉强保持一个堪比二箓真人的境界就已经很不错算运气好了……

    斗法,结束!

    整个大殿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傅洋身上道袍洁净,没有一丝灰尘,而且脸不红、气不喘。就像是根本没有动过手一样,只是摇了摇头,淡淡道:“真是让人失望啊,太弱了。这就是你们八百鬼神寺所谓的数百年难见的天才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全北海道年轻一辈最强者之一?不堪一击。我在华夏都不算是年轻一辈里最拔尖儿的,很一般。你们日国,实在的太差劲儿了。希望下一个宗门,能让我觉得好一些吧。”

    他的话,就像是一个大铁锤。

    一锤一锤,重重地砸在八百鬼神寺每一个弟子的心脏上!

    在场之人,全都觉得口干舌燥,想出言反驳却不知道该说啥……

    对方只有二十七八岁啊!

    这一点,不但华夏方面过来的文件上说了,以小川和硫岩两位长老的眼光也能看出来。不是那种装嫩的老怪物,是真的年轻人。

    他居然击败了大山壮丸——那可是八百鬼神寺数百年一见的天才,曾被闭关的住持方丈评价为“有真鬼神之姿”的啊。这样的实力,这个家伙竟然还说自己其实是华夏年轻一辈里很一般的?

    难道……华夏修炼界,真的这么厉害了吗!?

    一股莫名的挫败感,和对未来修炼之路的迷茫感,在每一个八百鬼神寺弟子心中升腾起来。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再怎么也没办法比得上华夏的年轻修士们。

    一股死气沉沉的感觉,弥漫开来……用华夏的话来说,就是已经“道心不稳”了!

    嗯?

    傅洋见状,心中窃喜:“没想到,打击日国修炼界的道心这么容易的吗?我这才刚说了没几句话,就让这些弟子们垂头丧气,甚至生出了畏惧之心。哈哈哈!好好好,这不就是我的目的吗。”

    其实,他也是太低估自己打败大山壮丸造成的影响了……

    日国人——不管是世俗界的普通人还是修炼者,都最为崇拜强者!他们对于强者,有种天然的敬畏和服从。

    所以在日国和华国的历史上,只要华夏强大繁荣,日国就唯唯诺诺俯首称臣。非常驯服,就像是最忠心的小弟一样……

    可一旦华夏的国力衰弱,外忧内患。那么日国就会显露狰狞的面容,对昔日的主人和老大哥反咬一口!

    现在傅洋所做的,重伤大山壮丸,其实就是彻底击溃了八百鬼神寺的精神寄托和对未来的期望。再配合那几句充满嘲讽和不屑的话,许多弟子道心不稳也是正常的……

    而小川和硫岩两位长老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顿时爆发怒吼。

    “华夏人!你好大的胆子,真是太过分了。明明说好是两国之间的友好交流访问切磋,竟然下如此重手。你这不是切磋,是在挑衅。”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2155/3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