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子公主忍俊不禁的笑声传来,打断了我和爱娃儿的互瞪。

    “老师和爸爸的关系,真是不错呢。”她们如是感叹一句。

    谁和她关系好来着?

    你以为会发生我和爱娃儿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的剧情么?不可能的,机智如我,我早防范着掉入更深的坑了。

    洋洋得意的看向爱娃儿,发现她也带着冷笑,一脸的戒备,仿佛在说,谁要和这种家伙撒狗粮,不存在的,梦里都不会发生,我对贤狼大人忠贞不二。

    啧,看来还是不可避免产生共识了,有点不爽的说。

    “刚才算打平了,我们言归正传,西露丝艾柯露的神圣力量,浸染上了我……咳咳,圣月贤狼的月光属性,你觉得算是好事?”

    “当然了,那可是贤狼大人的力量。”

    前一刻还冰冷的如同石女一样的爱娃儿,立刻抱拳做祈祷状,少女心满满,谁来救救这个变态,事到如今我已经懒得发出这样的呼声了。

    言下之意,她单纯就是因为仰慕圣月贤狼,而觉得月光之力更好,并非觉得月光之力真的比单纯的神圣之力更强咯?就像美少女放的屁和死肥宅放的屁谁更香一个道理?

    为什么我会用这种奇怪的比喻呢,也真是很怪喔。

    咳咳,总而言之不管这抖M天使公主抱着什么意图,达成了共识就好。

    “所以说呢?该不会只是特地告诉我这件事,没有下文吧,感觉你的话只说了一半。”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西露丝艾柯露的神圣力量,能获得贤狼大人的月光之力属性。”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也想知道。”

    “或许是因为一家人的关系?”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但客观上来说,西露丝艾柯露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不存在血缘关系,更何况,月光之力我也不是与生俱来就有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前些时间你不是一直在询问真名的事么?这让我产生了一些灵感,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确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但你内心深处已经把她们当做女儿看待,这或许也是一种另类的真名,你认定了她们是你的女儿,所以她们便逐渐获得了你的一些力量。”

    “还有这种操作?”

    我大吃一惊,的确是很大胆的想法,但好像也有点道理,说得通,真名可以从言语中赋予,那心中赋予呢?即便效果不明显,但和日久生情一个道理,一点一点的积累着,最后就变成和真名一样的效果了。

    不对!这么想,代表我们完全搞错了真名的定义!

    所谓真名,就是以自己的力量,给对方赋予这天地间唯一的,恒久不变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受整个天地所承认的。

    换言之,赋予真名的我,严格来说不过是一个中介商,真正的甲乙方应该是天地和真名对象,而我这个中介,只不过是凭借着高深的实力获得了天地的认可,可以代为签下合同,然后凭借一纸合同控制乙方,这就是那几个真名二五仔的本质。

    但是按照爱娃儿这种说法,我认同了双子公主是自己真正的女儿,所以她们获得了我的力量,这种形式类似于真名,乍一看好像没毛病,但本质却完全改变了,我不再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而是那巍峨的长白山,那辽阔的千岛湖了。

    换言之,我就是天!

    还是别了,这年头逆天的人太多,感觉是份仅次于程序员的高危工作。

    咳咳,抛开吐槽不说,还有另外一个证据可以证明这个结论站不住脚——虽然我很宠双子公主没错,但我也宠爱维拉丝她们呀,没道理只有双子公主获得了月光之力,而维拉丝她们却什么也没有。

    这么巴拉巴拉分析一通,爱娃儿陷入沉思,接着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的确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有什么好遗憾的?还是说你想从这个结论当中获得什么奇怪的好处?!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感觉这家伙的想法越来越变态了。

    “只能是第二种原因了,普通的原因。”

    “一般来说,首先应该是先分析普通原因才对吧……”为了避免爱娃儿越陷越深,越变越态,我连声音都轻柔了几分,生怕打破她已然变得脆弱的伪装。

    因为普通原因太过无趣——这种恶趣味,爱娃儿是不会有的,她刚才肯定在打什么小算盘,最后解释不通才遗憾放弃。

    无视的吐槽,爱娃儿开始普通的分析起她口中的普通原因:“原因就是,西露丝艾柯露和贤狼大人长期相处,又因为神圣之力的吸引,所以浸染上了一丝月光之力。”

    这确实是很普通,普通到我找到其他的理由可以反驳,好像确实如此。

    “但是为什么呢?”爱娃儿忽然失落,膝盖一颤,感觉要不是双子公主在旁看着,还要维护老师的威严,她就要摆出OTZ的姿势了。

    “我也经常和贤狼大人在一起呀,为什么我不能获得贤狼大人的青睐?啊啊啊,那温柔圣洁之极的月光之力……贤狼大人的气息……好想要啊……”

    不不不,并没有,除开那次地狱中心之旅,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拜托了西露丝艾柯露,你们别用意味深长恍然大悟的目光看着我,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子。

    还有,你们的老师已经在变态的边缘疯狂试探了,快点阻止她吧,现在还来得及!

    不等我暗示,爱娃儿忽然玩了一记变脸,再次回到神圣高洁理性的天使姿态。

    “言归正传。”她这样说道。

    “关于西露丝艾柯露如何获得月光之力这件事,木已成舟,没有必要多做讨论。”

    刚才一直在神神叨叨个不停的人到底是谁!

    “当务之急,既然已经找出了原因,而且知道贤狼大人的月光之力,相对于普通的神圣之力而言更加强大,我们就应该再接再厉,让西露丝和艾柯露拥有更多的月光之力,如果真能行得通,说不定能在和地狱的决战以前,让她们两个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

    “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晋升世界之力是赶不及了吧。”

    “月光之力的本质,远比阁下想象的更加高贵,更加强大,只要能掌握一丝,别说世界之力,就算是四翼境界也触手可及。”

    爱娃儿鄙视了我一眼,一副我不懂月光之力就别乱说话的气恼态度。

    这让我不禁又陷入了一波沉思,内心开始动摇,进而产生了船新的人生三问。

    我是谁,圣月贤狼是谁,我和圣月贤狼是谁?

    我开始有些迷糊了,不过本着搞不懂的问题暂时略过的笨蛋生活方式,先把这个问题放下,我比了一个请字,让爱娃儿一口气把话说完,第六感告诉我她动机不纯,尤其是刚才从变态边缘忽然变得一本正经的刹那。

    给我的感觉有点类似于病入膏肓后的回光返照现象。

    “阁下还要我说什么?如果想让西露丝艾柯露获得更多的月光之力,当然是要让她们带在贤狼大人身边呀,这还用问吗?”

    哦,原来如此,说的很有道理嚯。

    我一拍手心,感觉自己误会爱娃儿了,她是真心在为双子公主好,没有丝毫私心……

    个屁啊!

    分明就是想让我在双子公主面前长期维持圣月贤狼形态,好让她也拼命吸!

    我冷笑一声,看着爱娃儿闪烁其词,不敢与自己对视的心虚目光。

    天真,你还是太天真了,或许在四翼以前,我是没办法,为了双子公主好,只能如你所愿,但是,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就算不变身,一样也能施展出圣月贤狼的力量,看好了!

    我缓缓举高右手,掌心对着天空,圣月贤狼的力量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柔和而圣洁的月光,逐渐扩散到这片天地之间。

    爱娃儿和双子公主忽然抬头,发现原本阴云接地的死沉沉天空,像是被那只高举的手撕开了般,豁然开朗,不知何时化作了广阔无垠的深邃夜空,夜空之上,一轮明月高挂,流光似水的月色,普照大地,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天堂……不,是比天堂更加高贵神秘的圣乐园。

    那只高举的手,正对着那轮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圣洁明月,恍惚间,在她们的眼中不断放大,再放大,直至将明月完全遮挡住,然后轻轻地一抓。

    月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伸到她们面前后张开,所露出的那一团仿佛缩小了亿万倍,并凝缩了亿万倍的,只有潮州手打牛肉丸大小的月光团,散发着丝毫不逊色于刚才那轮明月的柔和光芒。

    让人本能的察觉到,这掌心之上的小小迷你月光,就是前一刻还挂在夜空之上的那轮明月。

    直到双子公主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月光,意识还有些恍惚。

    月亮,被爸爸伸手摘下来了。

    咳咳,节目效果,纯属节目效果罢了,别当真,看到一大两小呆滞的表情,我寻思着自己的确做不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情调,看把人给吓的,都快长出翅膀了。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639/3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