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生没直接回答秦阳,却是反问道:“是不是觉得很讽刺?”

    秦阳摇头:“这没什么值得讽刺的,每个人活在世上都得找寻自己存在的意义,就算是这混乱之城的恶人们,他们也得找到自己生活的目标,哪怕只是最简单的用各种手段赚钱然后花天酒地,逃避追捕活下去,这也是一种目标。”

    陆天生冷笑道:“对啊,杀人放火,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秦阳反问道:“那你想做点啥呢?”

    陆天生沉默,轻轻的旋转着手里的酒杯:“对啊,我应该做点啥呢?”

    秦阳看陆天生自己似乎也有些迷茫,或者说不确定,试探着问道:“这次的行动你会参加吗?”

    陆天生看了一眼秦阳,缓缓点头:“我自然是会参加的,这样的盛会可不是经常都有的。”

    秦阳微微一笑:“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便很有意义嘛。”

    陆天生冷哼一声,脸上露出几分嘲讽的神色:“怎么,难道你想建议我像你一样担当正义卫士,地球卫士啊。”

    秦阳丝毫没在意陆天生话里的嘲讽之意,笑道:“至少我心安理得,而且我觉得很有意义。”

    陆天生嗤之以鼻:“谁知道?就算你拯救了世界,他们依旧什么都不知道,依旧忙着生存,忙着勾心斗角,忙着争权夺利……有谁在乎你?”

    秦阳呵呵一笑:“我刚说了,我心安理得,我并不是为了让谁来崇拜我,记得我,感谢我,你觉得我缺那些吗,又或者你觉得我是追求那些的人吗?”

    陆天生看着秦阳的眼睛,秦阳平静的回头对视,丝毫没有示弱。

    半晌,陆天生举起手里的酒杯,冲着秦阳举了举。

    秦阳微微一笑,也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接下来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话语,颇为沉默但是却并不尴尬和拘束的吃完了这顿饭,一瓶酒也被两人分得干干净净。

    两人溜达回住处,分开,各自回各自的住处。

    秦阳对于今天陆天生的说法有些意外,他发现这次见到的陆天生和以前相比似乎有些变了。

    他无法准确的定义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因为陆天生所谓的有意义未必就是秦阳所认为的有意义,或许只是对他自己有意义,但是对其他人没意义,甚至是一种伤害都是完全可能的。

    第二天上午,秦阳便跟着萨麦尔出发了,人数并不多,他的贴身管家负责开车,剩下就是萨麦尔和秦阳两个人。

    “我们这是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兜兜转转,甚至还换乘了直升飞机,但是一路行来,秦阳却诧异的发现他们似乎依旧在这块大陆上,按照秦阳的估计,也就离开了混乱之城一千多公里。

    既然萨麦尔要保持神秘,秦阳也没有死劲追问,但是心中却默默的在计算方位以及记住这些经过的地方。

    终于,萨麦尔在一座有着几十万人口规模的城市里停了下来,这样的城市在发达国家来看,也就是一个小城市,但是在这片贫瘠的荒芜之地上却已经算是颇有规模的城市了。

    “好了,到了目的地了。”

    秦阳略微有些疑惑,这里就是目的地?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萨麦尔轻轻笑道:“什么都不用做,好好休息,等待。”

    “等谁?”

    “等一个知道我想知道事情的人。”

    秦阳略微有些明白了,恐怕萨麦尔带着自己来这里,应该是为了抓某个人,然后用自己的能力从他口中问出关键的信息,然后再组织行动。

    萨麦尔为了不引人注目,取下了他那副面具,露出了一张颇为平凡的面孔,但是秦阳一眼就看出来萨麦尔的脸上也是经过易容的。

    秦阳所看到的脸并不是萨麦尔的本来面目,这是一张伪装后的假脸,这让秦阳略微有些疑惑。

    “萨麦尔先生,你身为一名巅.峰强者,为何总是隐藏自己的真面目呢,就算你有什么敌人,难道谁还敢来对付你不成?”

    萨麦尔转头冲着秦阳露出一个绝对算不得自然的微笑:“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何况,我也不希望别人烦我,取下面具,又有谁知道我是谁呢,总归会少很多麻烦。”

    秦阳感叹道:“你可真是小心。”

    萨麦尔毫不避忌的回答道:“哪怕是巅.峰强者,但是也终究是个人,人力有穷,更何况我做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将我视为眼中钉,恨不得将我除掉呢,如果轻易的暴露真面目,那麻烦会增加太多。”

    秦阳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很久很久以前就带着面具了吗,以至于别人都不知道你是谁,毕竟你连名字都是假的。”

    死亡天使萨麦尔,这萨麦尔的名字自然不是他的真正名字,只是他的一个新代号。

    “是的,从死亡天使萨麦尔出现时,我自己就消失了,我就是萨麦尔,萨麦尔就是我,一直如此。”

    一个伪装的身份吗?

    如果是别人伪装,或许在混乱之城里会生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在这里,无人敢造次,毕竟不管他怎么伪装,他的实力是伪装不了的。

    只是不知道萨麦尔会不会在摘除面具后用他的本来面目本来身份在另外一个层面上过着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呢?

    一个人,两种身份,两种不同的生活。

    秦阳没再追问,毕竟这已经牵涉到萨麦尔的隐私,肯定是不会轻易示人的。

    三个人入住了城里最大的豪华酒店,三个人乘电梯上楼时,萨麦尔很是轻松的口吻说道:“不用紧张,你的工作很轻松的,而且也没那么急,我只是提前过来做准备确保万无一失,你可以放心大胆的休息或者出去玩,有行动我会提前给你说的。”

    萨麦尔手指了指电梯里的广告:“三楼有美女按--摩,可以去享受一下,放松一下,看起来好像有全套服务……”

    秦阳眼光扫过那个毫无遮拦的广告,眼光略微有着两分尴尬,毕竟和他这么说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巅.峰强者。

    这确实有点尬啊……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836/2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