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落下第一片雪时,刑如意正捧着盏热茶窝在胭脂铺里打瞌睡。

    风吹棉帘,细雪随着风势从吹开的棉帘缝隙里钻了进来,不等落到地上,便化作了水雾。

    柜台后面,一张小嘴在不停的叽叽喳喳,说着的都是洛阳城里发生的新鲜事儿。

    小嘴的主人,名唤喜鹊,是狐狸外出时从外面“捡”回来的。小姑娘刚满十三,正值活泼可爱的年纪,除了嘴碎一点儿,总像喜鹊一样的叽叽喳喳外,办事倒还算妥帖稳当。如今,也算是胭脂铺里的一道风景,那些前来买胭脂水粉的夫人小姐,闲来无事时,总喜欢向她打听。

    例如,谁家有待嫁的姑娘,年方几何,家世如何。再例如,谁家有待娶的郎君,这公公婆母可是好相处的。说也奇怪,这才刚满十三岁的小姑娘,竟然全都知道。

    小喜鹊正在说着发生在城东铁匠铺刘阿婆身上的稀罕事儿。这刘阿婆年近六十,最近却突然怀了身孕,据说这怀着的还是个女儿。因为这件事儿,刘阿婆的两个儿媳妇没少跟她闹腾,偏这刘阿婆与刘阿公像是着了魔一般,死活都要将这孩子给生下来。

    眼瞧着这刘阿婆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身子也一天比一天笨重,刘阿婆的两个儿媳妇竟联合起来将自己的公婆给告上了公堂,以有伤风化为由,要求官府施压,好叫刘阿婆与刘阿公断了这生养的念头。

    可这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这断的还是刘阿婆肚子的事。官府接吧,这事儿管不了。不接,刘阿婆家那两个儿媳妇又是极为难缠的。因为这件事,官府大老爷已经托病好几天,连府衙的大门都不敢开了。

    “那刘阿婆的儿子呢?媳妇如此逼迫爹娘,难不成是刘阿婆那两个儿子在背后使的主意?”

    “那刘阿婆与刘阿公的两个儿子早没了。”喜鹊揉揉鼻子,从柜台里钻了出来:“说也奇怪,这洛阳城里就数他们刘家稀罕事儿多。”

    “此话怎讲?”

    “姐姐不在洛阳多年,怕是也不知道刘家的那些事情。”喜鹊拖着张凳子坐到了刑如意的跟前,顺手将盖在她身上的毯子往顶上拉了拉,确认没有透风之后,这才继续道:“这刘阿婆的大儿子也是个铁匠,且早早就接下了刘阿公打铁的生意。满二十岁那年,经媒婆从中说和,娶了郊区马家的姑娘。这马姑娘,也是个泼辣人儿,按说与这刘家大郎也算是相配的,可偏偏这桩看似门当户对的好姻缘出了岔子。”

    “什么岔子?”

    “这马姑娘前脚刚嫁进他们刘家,后脚就传出了风言风语。说这马姑娘之所以允下跟刘家的婚事,是因为在乡间的风评不好。说她与自己的表兄纠缠不清,且已经珠胎暗结。更巧的是,这马姑娘嫁入刘家不久,还真怀了身孕。这下子,像是落实了那些风言风语似的。

    这刘家大郎,是个老实宽厚的性子,听见这样的风言风语,难免会往心里去。这男人嘛,排解苦闷的方式无非也就那几种。”

    “哪几种啊?”每每听见喜鹊用这样的语调说话,刑如意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于是打趣道:“你说你,明明还是个孩子,怎么说话总是那么世俗。”

    “有吗?”喜鹊眨着眼睛反问:“那是姐姐没有见过猴儿,若是见了他,只怕会觉得喜鹊越发的天真可爱。”

    “这猴儿又是谁?”

    “从前认识的一个小伙伴。”

    “那他现在呢?还在洛阳城里吗?在的话,找个时间,请他来铺子里,让姐姐我也瞧瞧,看看他是不是像我们家喜鹊说的那么厉害。”

    “他去做大事了,等他回来,我一定带他来看姐姐。哼,我一定要让这只猴儿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姐姐和狐狸姐夫,可比他厉害多多了。”

    刑如意笑着摇摇头,将话题又转回到刘家的事儿上。

    “你还没说那刘家大郎是如何排解苦闷的呢?”

    “姐姐明知故问,这男人排解苦闷,除了寻花问柳,就是喝酒。这刘家大郎是个粗人,刘家又只是个打铁的,日子过得虽不算艰难,可也没富裕到能让他去寻花问柳排解苦闷。他呀,喜欢喝酒,且还是四娘铺子里的酒。”

    “四娘?”

    “对呀,就是姐姐说过的那个酒肆里的四娘。可惜,她离开洛阳了。”喜鹊遗憾地摇着头:“这洛阳城里,怕是再也找不着那么好喝的酒了。”

    “说的像是你喝过似的。”刑如意伸出食指在喜鹊的脑门上戳了一下。

    喜鹊揉着额头小声嘀咕:“是喝过呀,而且还是四娘给的。给了好多,可惜都被那只猴儿给喝光了。我是女子,力气弱,抢了半天,也只尝了那么一小口。那该死的猴儿,竟然还说,好女子,是不能饮酒的。”

    “那只猴儿说的不错。”

    “错错错,而且还是大错特错。喜鹊瞧着姐姐也喝酒啊,可姐姐能说自个儿不是好女子吗?”

    “我不一样。”刑如意抬了抬下巴:“我像你这般大小的时候,也是不喝酒的。后来喝酒,是因为我嫁给了一个素日里也喜欢饮几口的夫君。陪夫君饮酒,也算是为妻的本分吧。”

    “所以喜鹊将来也得找个喜欢饮酒的夫君?”喜鹊认真的思考着,脑门上又被刑如意给戳了一指头。

    “才多大点儿,就考虑嫁人的事情了。赶紧的,将你没说完的故事说完,我这正犯困呢,若是听故事听了一半儿,怕是睡着了都不安稳。”

    “姐姐勿急。”喜鹊机灵的将热茶送到刑如意手里:“这刘家大郎,平日里也喜欢喝些酒,但喝的都是花酒。不是姐姐想的那个花酒,而是四娘酒肆里那些用花酿出来的酒,例如桂花酒。想想看,那么五大三粗的一个男子,竟喜欢喝花酒,也是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不过,这刘家大郎出事的那天,喝的却是烈酒。”

    “也是从四娘酒肆里买的?”

    “马姑娘说是,不过咱也没看见。”喜鹊回了一句看似平常,实则颇有深意的话。

    “然后呢?”

    “刘家大郎把自个儿给喝醉了。”

    “然后呢?”

    “喝醉了他还去打铁。”

    “再然后呢?”

    “跌进了打铁的炉子里。”喜鹊做了一个有些夸张的动作:“等刘家人发现的时候,刘家大郎已经跟炉子里的那些铁水熔到了一起,那炉子边儿上就剩下他的半只鞋。鞋子旁边,还跌落着一只酒壶。”

    “熔了?”刑如意随之皱起眉头。

    “可不是熔了嘛。那炉子的铁水原本是给一家镖局打造护身兵器的,结果出了这事儿,人家镖局是死活都不敢再要这兵器了。碍于刘家出了事情,镖局的人也没追究,之前付了定钱也没有讨要回去。据说,那炉子里的水,被打成了别的东西,刘阿公因此还小赚了一笔。啧啧,说回来,这刘阿公也是个狠人,换了旁人,还指不定要哭成个啥样子呢。”

    “那刘家二郎又是如何没的?”

    “这件事儿说起来,那可就更蹊跷了。”喜鹊说着,整个眉眼都飞了起来:“喜鹊若是说了,姐姐你可莫要害怕呀。”

    “喜鹊你瞧着姐姐像是那般胆小的人吗?”

    “自然不是,只是这刘家二郎的事情比这大郎的就更加稀奇了些。哦,对了,姐姐可还记得,我方才提过的,那炉将大郎熔了的铁水?”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8829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