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泛泛没走过这么久的路。

    今天之所以精力这么充沛,主要原因是因为内心激动。

    毕竟第一次离开这里,迫切的心情完全遮盖了身体上的疲倦。

    虽说她是妖精,不过在完全不用术法的情况下,还是很难扛得住的。

    特别是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脚都快要离家出走了,平时她玩的时候,也没走过这么长的路,稍微长一点,完全可以飞过去的。

    现在主要是......

    丢人。

    人家宿池一个人类,走了这么久都不吭声,她一个土生土长的妖精,要是喊累,岂不是丢了妖精的脸。

    想到或许会被嘲笑,云泛泛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脸麻木的走着。

    内心还是存在些许侥幸的,还好宿池走在她的后面,要是走在她的前面,估计回过头来,就会看到她灰头土脸的模样。

    两个人现在完全属于同一种状态。

    都在想着对方什么时候会累。

    这样的局面一直僵持到两个时辰之后。

    宿池没想到这一走,直接就从早晨走到了中午。

    他每次进来的时候,都没靠过双腿,但是他也知道,这连着的几座山有多大,估计走个两天都走不出去的。

    云泛泛看着地上的影子。

    是宿池的影子,被穿进树林的阳光照过来的。

    这已经是她第无数次在想,宿池为什么还不累了。

    想的时候,她轻微地叹了口气。

    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从内心发出的感叹,然而一不留神,直接发出了声音来。

    云泛泛自己还没发现,倒是被后面的宿池听到了。

    宿池先是一愣,而后眼中染上了一丝笑意,不光是眼睛,就连唇畔,也悄然微微上扬起来。

    宿池从未遇到过能让他觉得开心的人,倒是遇到过让他开心的事情。

    细想下来,那都是第一次完成任务的时候了,成就感总是令人心情愉悦的。

    次数多了,他也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左右是既简单又乏味的,没必要因此大喜大悲。

    跟云泛泛在一起,是最让他轻松的时刻。

    轻松到,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十分荒诞的念头。

    如果他也是这个位面中的某个人就好。

    云泛泛往前走了一会儿,没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疑惑回头,就见宿池身形修长,站在离她七、八步左右距离的地方,似乎没有想要继续走的打算了。

    云泛泛心里一喜,面上还得假装什么都没有的样子,询问他:“你怎么不走了?”

    云泛泛看似伪装得很好,不过宿池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她这样的,宛如一张白纸,就算不表现在脸上,她的眼神和一些小动作也会出卖她。

    尤其是现在,她那卷翘的睫毛,扇动的次数远远超过她正常眨眼的时候的频率。

    宿池面不改色,纤薄的唇瓣微张,轻声说:“累了。”

    云泛泛皱起眉,走到宿池的身边,装模作样地说:“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我们妖精可能比较有耐力,那就休息一下吧~”

    糟糕,好像后半句语气有些得意了。

    她悄咪咪地看向宿池,宿池弯腰,似乎打算伸手揉揉腿,压根没注意到她。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88395/1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