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曦乐呵呵的看着白起,收钱了就好,只要你收了钱,那就上了我的船,到时候搓圆捏扁那可就有的是手段了。

    至于白起,这个时候则有些失落,之前他觉得自己捞偏门真的很开心,但有些时候自己梦想的极限,居然连对方随意提笔都不如,这种痛心,让白起将两张钱票赚的更紧了。

    “到时候换个地方,你随便虐,在这种地方虐小学生不太好,要虐就虐专业人士。”陈曦一副为白起考虑的表情。

    “这有什么区别吗?就本质而言,都是上去开杀,然后杀完,难度系数根本没有区别。”白起没好气的说道。

    这话是真的杠,白起就算明白,这个时候也忍不了自己想要杠的冲动,实在是看着陈曦这么简单的从未来借取钱财,白起真的对于自己所经历的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绝望了,有这种能力,是个人都能将国家维持的平平稳稳的。

    “你说的好有道理。”陈曦愣了愣神,对于对面这家伙来说,貌似还真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都是菜鸡,难道菜鸡还要分个三六九等,恐怕是不用了。

    “算了,反正你钱掏了,我这个人特别有契约精神,到时候我去收拾那群崽就行了。”白起挥了挥手敷衍道,反正收了钱他就会干活,这是当年活着的时候留下的习惯。

    没办法商鞅的律法太变态,就算是白起也不敢收了钱不干活,那是真正意义敢拿钱,不干活,直接去死的法律,故而白起特别有契约精神,当然这都是被逼的。

    “一次一个班,有多少人头算你多少次,我给你支付精神量,梦境给真了做,就跟我当年进去的时候一样。”陈曦开始提出要求,要教学啊,不是让你去屠幼的,好吧,其实没啥区别,主要时要能让人学到东西,这个时候就不能那糊弄性质的东西胡搞了。

    “你这个要求的话。”白起有些肝痛,他能这几天迅速赚够一亿多钱,就是没用韩信初版的那种,简化了很多东西,一方面减少了对于参与者的精神冲击,一方面也加快了速度,但同样学东西就别想了。

    用韩信原版的那种是最真实的,但对于参与者本身的精神压力相当大,当然那个玩意儿就算是白起真大杀特杀,虐杀屠幼,但只要经历了都肯定能学到些东西,因为那相当于真战场。

    可那种玩一局,除非你是顶级的智者精神特别强大的那种,否则肯定得倒地缓上一段时间,当然诸葛亮那种非人就算了,精神量极其庞大,而且身体素质非常不错,能扛得住。

    白起自己倒是不在乎这个,可用这个方式的话,太浪费了时间,随随便便入梦术半年就相当于现实好几个时辰了。

    这样就算是能赚个几百万,白起也觉得好亏的样子。

    然而白起的话还没有出口,白起就努力将之吞了回去,算了,就当给面前这位不知道汉室从哪里搞来的财神爷一个面子,毕竟多啊,少啊,在要点貌似也没意义。

    【算了,算了,说够不够真的没意义了,给这位说缺钱,难道要让对方当场再写一张?】白起有些纠结的想到,可就看对方随意的写出一张十亿钱,就跟玩一样,白起估摸着再要一张也没什么区别。

    顿时白起没了兴趣,反正现在到手的这些钱也够自己撒币好几年了,真没必要说用这个方法得加价这种话了。

    白起现在看陈曦的感觉,就跟陈曦看白起的感觉是一样的,基本都是巨佬实在是太强了,我还是别拿我的小心思去揣摩对方了,心放大一些,等真需要了,对方还能不搭把手,就当放长线钓大鱼了。

    于是白起伸手和陈曦握在一起,“很好,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虐菜而已,我挂机找几个工具人设定好都能打赢。

    小钱钱而已,看我不把你作成产业链的一环才怪。

    陈曦和白起握手的那一刻,双方都笑的很开心,他们都觉得自己有的是办法对方接下来的事情,唯有未央宫之中的韩信突然感觉到碎成渣的身体上空出现了些许的压力。

    “这是又咋了,我怎么感觉有危险要降临了。”韩信靠着超强的直觉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但他完全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难道是丝娘又要手撕我了?”韩信一脸诡异的自语道,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状态,一堆碎渣自然的摆出了得意的笑脸,最近丝娘根本不会来找他麻烦,自从他碎了之后,未央宫的空气都变得和善了。

    “哈,再说现在我已经下线了,在线上的是武安君,就算有什么锅,那也是武安君背着,谁让他顶着淮阴侯的脸呢,我将自己拼好之后,我就换个身份,以后我就彻底安全啦!”韩信的碎渣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窥视,当即兴奋的说道。

    说起来韩信一早就发现自己倒霉的原因貌似是因为淮阴侯这个身份,而现在有人顶着淮阴侯的脸出去混了,自己何必要继续用这个身份,我不会换个其他人的身份吗?

    “我换个谁的呢?”韩信的碎渣一边自行组合,一边思考着到时候上岸的时候应该用谁的身份,很快韩信的脑子就少有的到位了,自己可以换个比较弱的身份,比方说卫大将军。

    这样能力够强不说,还受人尊重,再也不会被丝娘欺负了。

    “嗯嗯,等我拼好了,我换个卫大将军的身份,防守,指挥,练兵这些我也会,仔细研究一下对方的套路,骗骗人的话,我应该是可以做到的。”韩信很快就确定了自己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他发现他自己再继续这样下去,应该很快又要回归到食物链底层了,必须要崛起!

    另一边其他人带着自家闺女,妹妹,老婆等等介绍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问题已经解决了,至于之前输的钱,难道你还想要让对方将钱退回来,这不现实的,就当交智商税了。

    故而大多数女子离开的时候都不太高兴,唯一能说得上是高兴也就太皇太后了,贾文和给的款子让唐姬补满了血,虽说之前的依旧没有拿回来,但看着其他人这么痛苦的表情,唐姬心满意足。

    等人走完之后,白起收拾收拾,将铺面关了,就去戏院撒币,今天特别有钱,故而多撒一些,当夜就撒了上千万钱,然后一个子都没出剧院,又被陈曦回收了。

    对此陈曦笑的都合不了嘴,早知道你淮阴侯喜欢这种东西,我不把你捆在战车上才怪,现在上了贼船,还想下?别想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花,你花的越多,我越开心,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撒币,对着跟你撒。

    听了一夜戏,玩了好几个通宵的白起唱着小曲儿从未央宫正门迈步进去,旁边的禁卫军没有一个拦的,哪怕是蒙蒙亮的时候,在场这群人也都当做没看到。

    “破长平坑赵卒四十五万,破邯郸杀赵胜不容他还~”白起瞎唱着秦腔,明明是自己完蛋的戏,白起自己居然唱的特别开心,不过从他嘴里唱出来总是有那么一点戏谑的意思,谁让那昭襄王作了古,谁让那范雎成了土,唯有我武安君唱着曲儿继续走。

    白起一路唱着半生不熟的曲儿进入了未央宫侧殿,然后钻入了玉玺之中,而韩信都惊了,这家伙怎么豁达。

    “你自己唱这歌不难受吗?”韩信诡异的看着对面已经变回来的白起说道,“这曲可是你扑街的内容啊。”

    “有什么难受的?”白起摆了摆手说道,“当年那批人早凉了,我效忠的昭襄王都作了古,而和我斗的范雎早都成了土,现在我武安君还活着,还能看着别人唱我完蛋,而我完蛋没完蛋我知道,他们完蛋没完蛋,我也知道,这不是很有趣吗?”

    韩信陷入了沉默,他发现自己在这一方面完全不如武安君,他到现在其实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而白起就像是没事人一样。

    “我从伊阙抬起屠刀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样,最多是赐死的时间让我不爽,我杀了一百多万人,而整个战国250年间一共死了两百多万人,死我手上的有一半。”白起随意的说道,“所以杀人者,人恒杀之,早在伊阙我就做好了将军难免阵上亡的准备。”

    “结果被赐死了?”韩信有些唏嘘的说道。

    “嗯,我做好的是阵上亡的准备,因为我觉得我的时代迟早会过去,迟早会有人站出来杀了我,死在我手上的人太多,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死在别人的手上,结果后来我发现他们太弱了。”白起平静的说道,“不要说战胜,连战平都做不到,我死在自己手上。”

    白起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韩信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和对方的不同,那种天下无敌,战阵无双,横绝一世的气魄,就连韩信都为之动容,而后韩信的渣渣动了动,说的好像谁不是一样。




欢迎大家访问:众望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zwbooks.com/book/985/4136/